人民政协报:国资国企改革的新路径

 时间:2016-08-04     浏览:1251     来源:国务院国资委网站     分享

自去年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中央《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引导意见》及配套文件陆续出台后,各地以“管资本”为主的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不断推进。而在各类改革举措中,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企业被视为新一轮国企改革的关键。

国务院国资委日前表示,当前国企改革试点已全面铺开,其中,关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企业(以下简称“两类企业”)试点,中粮集团、国投企业试点工作继续深化,陆续将21项权利归位于或授予企业,在此基础上,选择中国诚通集团、中国国新开展国有资本运营企业试点;选择神华、宝钢、武钢、中国五矿等7家企业开展国有资本投资企业试点。

而据本报记者了解,就在央企逐步探索推进两类企业改组、组建的可行路径时,地方层面的国资平台改建工作也已开始发力。

探索:

地方试点积极开展

当下,国有资本平台的改组组建和运营运作改革已经在各地铺开,并呈现出“小步快跑”的态势。上世纪90年代率先进行国有资本运营平台试水的上海、重庆等地,在这一轮的国资国企改革过程中,同样走在了前面。

以上海国际集团有限企业、上海国盛(集团)有限企业为主搭建的上海国资流动平台,成为部分国有股权的持股主体、国资运营的实行主体、部分一般性竞争领域国资退出的主要通道。其中,上海国际集团的国资运营工作从2014年的3月开始起步,而从2015年开始,上海国际集团正式接受国资委划拨的股权资产,并在2015年的7月份完成了国资运营的第一单,即把国资委原来旗下的锦江航运48%的股权注入了上港集团;而上海国盛(集团)同样在确定国资流动平台的定位后,率先将实体的产业集团全部重组剥离,并在随后接收了上市企业和非上市企业的部分股权,使得平台的运作能够更加适应资本市场操作的规则。

据上海国资委相关人士先容,截至目前,两家平台企业已累计持有股权涉及资产总额约500亿元,通过纵向整合与横向联动,引入市值管理、“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等新型金融工具,盘活资本近400亿元,其中以上海建工为标的发行的可交换企业债创造了国内证券市场可交换企业债最大规模。

除了上海,重庆也在以管资本为主改组或组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企业,探索国有资本运营的有效模式。据记者了解,重庆渝富集团于2004年3月份成立,是国务院特批的处置金融不良资产的企业,也是全国首家地方国有独资、综合性的、专门处理金融不良资产的资产管理企业,更是重庆确定的首家国资国企改革的试点单位。目前,重庆渝富集团已初具国有资本运营企业雏形。“大家按现有集团改组为主、新设为辅,搭建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3+3+1”平台。将渝富集团、水务资产企业、地产集团3户企业改组为股权类国有资本运营企业。其中,渝富集团主要负责金融类和战略新兴产业投资运营;水务资产企业主要负责水务、固废等大环保产业投资运营;地产集团主要负责教育学问、养老健身等公共服务产业投资运营。将机电集团、化医集团、商社集团3户企业改组为产业类国有资本投资企业。新设立1户渝康资产经营管理企业,专司不良资产的处置和经营管理。”重庆国资委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渝富集团通过股权投资,参控股企业55户,管控资产规模达926亿元,净资产收益率达8%左右。

而在最近两年,山东省在两类企业的组建探索上也有创新。山东省的思路是,两类企业坚持市场导向强化业务运营,国有资本投资企业除省委、省政府确定的战略性产业、安排的重大战略任务和项目外,均自主决策进退的产业和领域,通过资本纽带,通过投资导向、结构调整和资本运营,向自身优势产业、行业和领域聚集。国有资本运营企业则强化资本运营能力,通过资本进退,构建“股权投资—股权管理—股权经营”的业务模式。

创新:

国资平台各具特色

各地国资平台也在积极布局。总的来说,各地国资平台历史长短不一。如天津津联控股投资有限企业是根据天津市国资国企改革整体部署,由天津市国资委于2010年10月出资成立的,并于2013年3月正式运营;上海两大国有资本平台历史各异,上海国盛集团2008年由上海的两家资产管理企业重组而成,而上海国际集团的历史则可以追溯到1981年;重庆渝富集团成立于2004年,是应化解银企债务“死结”而生,现在又面临新的转型,成为重庆试点国有资本运营企业的首批企业。

此外,在各地的国企改革中,国有资本平台的作用在日渐凸显的同时也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比如,天津提出打造境内外资本运作平台、产业投融资服务平台、金融企业投资平台、商贸金融服务平台和科技金融服务平台,打造运作高效、作用突出的国有资本运营企业或国有资本投资企业,吸取社会资本,搭建国有资本与非公资本合作平台和桥梁等;重庆提出,要形成“3+3+1”的国有资本平台整体设计,即3家国有资本的运营企业试点,3家国有资本投资企业试点,1家资产管理企业试点,并且实行两分开,投资和运营分开、资本和资产分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诚通控股集团董事长马正武对记者表示,现阶段各地在国有资本平台上的试点和探索很多,也呈现诸多特点,国有资本平台或是以投资为主,或是以国资流动为主,或是以清理退出为主,或是以并购重组为主。地方在国有资本平台运作上应充分体现出地方特色,因地制宜。

据了解,中国诚通集团作为国有资产经营企业试点和国有资本运营企业试点,在国企改革和布局结构调整中发挥平台作用中已作出积极探索。诚通集团围绕国有资本形态转换和保值增值,坚持“加快国有资产资本化”和“优化国有资本配置结构”两个重点,提出了“资金、资产、资本(股权)”三态转化的资本运营循环和资本配置模型。“大家就是要在国有股权市场化专业化运作、从资本层面推进央企和战略资产整合优化、发挥平台作用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方面做出积极探索。”马正武说。

定位:

找准平台功能定位,走出新路径

虽然国有资本投资企业和国有资本运营企业都是国家授权经营国有资本的企业制企业,都是国有资产的直接出资人代表,替代国资委行使出资人的职责,但在实际中经营的侧重点仍有较大不同。

国有资本投资企业更加侧重提高国有资本流动性,更好地发挥国有资本的带动作用,将若干支柱产业和高科技产业打造成为优强民族产业。

国有资本运营企业是推动国有资本合理流动,重塑有效的行业结构和企业运营架构,避免重复建设、恶性竞争,切实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促进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等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发展壮大。

但从目前发展情况来看,部分省市国有资本运营投资平台功能定位还并不清晰。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秘书长罗新宇认为,在新形势下,看待国有资本平台需要清晰界定其功能定位、商业模式、运作方式和管控模式等内容。新型的国有资本平台需定位为以完成政府战略意图为使命和功能、以市场化和专业化运作为载体的国有资本平台。其中包括两部分,一方面平台企业需要服从政府在城市产业规划、国企改革等方面的战略意图,发挥好国资在其中的引导性、基础性的作用;另一方面,需要强调国有资本平台运作的市场化和专业化,通过市场化和专业化的手段,实现国有资本的高效流动、有序进退等,以最终完成政府战略意图。

《引导意见》明确提出国有资本运营企业“对所出资企业依法行使股东权利,按照责权对应原则切实承担起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责任”。可以说,在国企改革的大背景下,国有资本平台的改组组建,将有新定位、新功能,也将有不同的运营模式和管控模式等,以便能不断适应国企改革发展的需要。各地国有资本平台的组建运营需要处理好地方战略意图实现与市场化专业运营的关系,处理好平台和国资监管部门的关系,处理好平台和持股企业的关系。

马正武指出,公开透明是国有资本运营工作规范化的保障,也是一种保护。国有资本平台对内应实现透明经营,对外也要实行信息披露,接受社会评价和监督。

罗新宇也认为,国有资本平台的组建运营更需要搭建清晰的管控模式,平台企业不同于产业集团,更不同于国资委。平台企业对持股企业可以通过派驻董事、监事的方式“用手投票”,用手投票是基于议案,可能投赞成票,也可能投反对票;也可以“用脚投票”,基于股权的有序进退,平台企业既可以增持,也可以减持。

 

 

(来源:国务院国资委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